萌萌她娘

【evanstan】一个简单粗暴的绑架(上)

我是—小呆:

注意:OOC


          因为基友说绑架梗很多,所以,如果撞梗抱歉。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正文:


(上)


Sebastian醒过来的时候看到了自己。


对,字面上的意思。


因为他一睁眼就看到铺满天花板的镜子,还有镜子里的自己。


然后,他就被自己吓到了。


拜托,任谁发现自己被绑在情趣旅店的床上都会被吓到的好么!这一点儿也不能说明他不是一个硬汉!


他的外套被揉成一团扔在床边的地上,对,他从镜子里看到的。该死的,赞助商估计再也不会和自己合作了。


Sebastian被绑架了,但奇怪的是,短暂的惊吓过后,他就开始胡思乱想起来,一点也没有被绑架的害怕。


毕竟如果一个劫匪把一个身无分文至今欠着房租,虽然刚拍完《美国队长2》但仍然没人在乎的十八线小明星,绑在一间超豪华大屋里的一张超豪华大床上,他肯定不是为了钱。


屋内的浴室里传来清晰地水声。他应该恐慌的,因为现在情况很明了,对方是劫色的。


但是该死的,可能是身上衣服还依然完好地服帖在自己身上,也可能是他在杀青宴上喝了太多酒了。酒精营造出一个平和安宁的世界,更何况,身下的床真的好柔软,如果可能,他甚至希望一辈子就躺在这张床上,一回忆起租屋里那张冰冷坚硬的床,他更觉得身下的床绝对是上帝的恩赐。


好的,他决定了,从这里回去后,他就是倾家荡产也要换一张舒适的大床。


他的双手被用绵软的布条绑在床头的栏杆中,挣脱不开却不勒得难受,只是长时间被固定的姿势让他觉得不太舒服。


他的腿被布条绑在一起。很好,他可以自救了。


Sebastian在头脑里勾画出自己的逃脱行动。首先,他要借助手上布条的固定作用,和没被固定的双腿,往上蠕动自己的下半身。然后,通过自己完美的腰腹力量半坐起来。最后,他只需要咬开手上布条的绳结就可以了。


Sebastian觉得自己真是世界上最机智的孩子呢!


所以,当chris从浴室出来的时候,就看到床上有一条翻滚的…鱼?


Sebastian像条快要窒息的鱼一样在床上蹭来蹭去,想要挺身却怎么也坐不起来,他现在才意识到自己所引以为傲的腰腹力量,根本就是扮演winter soldier给他带来的幻觉好么! 


Chris看见对方的衬衣因为过大的动作卷起来,露出白嫩的腹部,他听见了自己咽口水的声音。Sebastian好像也听见了一样转过头来。


“chris?要劫色的是你!”


Chris瞬间红了脸。


他其实没打算绑架对方的。虽然现在说这句话并没有什么可信度。


本来,他是看对方喝多了,所以想送对方回家。他承认自己对sebastian的确有那么一点不可告人的小心思,但是他真的没打算对对方做什么。只是当他问sebastian住在哪儿时,对方迷糊地抱着自己,什么也不说,然后一口咬上了自己的胸肌。


Chris脑子里那根叫做理智的弦也就是那个时候断掉的。当然,还有酒精带来的壮胆功效。所以,他像一个心理变态一样把对方带到了情趣宾馆,放到床上。别问他是怎么知道情趣宾馆在哪里的,难道你不知道他有一个可爱又可怕的弟弟scott吗?去浴室洗澡前,担心对方跑掉,他就用宾馆内的布条把对方绑了起来。


见鬼的他当时在想什么?怕对方跑掉?really?


房间里出现诡异的沉默。


“所以,你想干我?”Sebastian打破了静默。


刚洗完澡的Chris觉得自己的冷汗冒了出来,“我只是觉得,在床上你会舒服点。”


“所以,你想干我!”Sebastian翻了个白眼,肯定地重复甚至近于指责,“你想干我!”


“不是…我不是…”


“那你不想干我?”


“不…我想…不是…我…”


Chris已经混乱了,他完全不知道自己如何解释这些所作所为,鬼使神差地做了这一切,他根本就没想过之后要怎么做。


该死的,该死的,他能感觉到自己的焦虑症在一点点苏醒,他深呼吸了几次,却还是压制不住内心的烦躁,拳头紧了又松,来回地在房间内走着。


Sebastian看着面前局促的男人,“过来把我的绳子解开。”


Chris什么也没听见地继续皱着眉头。Sebastian提高了自己的声音,“chris!把我的绳子解开。”


“好的…我…不!不行…”


看着对方似乎清醒了却又迅速地迷糊下去,光裹着个浴巾走来走去,美好的肉体大喇喇地暴露在自己眼前,sebastian无力地叹口气,对陷入焦虑的男人喊着,“好吧,那过来把我的裤子脱了!”


==========TBC============


后面的话:我其实,卡肉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只是想写个简单粗暴的绑架的,不知道为啥话又多了。这个脑洞我估计不太会撞,但是绑架梗很多人写,所以如果绑架梗撞了抱歉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如果有缘看到下的话,应该就会知道是不一样的梗了。只是想写一个起了色心绑架包子,却又焦虑发作不知如何是好的桃子,被包子逼着上了包子的故事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好吧,我承认,我脑子有坑,不然怎么会脑出这么逗逼的脑洞啦!摔!       

[evanstan][ABO][现实向]One night stand,life change(3)

kamina:

发车了!


http://ww2.sinaimg.cn/large/a15b4afegw1f37oqpz9d7j20c82lt4ju




话说,我的图床里已经有好多p了,我真是没少撸肉啊…


大家觉得我撸肉的水平怎么样呢?有对我撸的肉中印象深刻的细节吗?

[evanstan][ABO][现实向]One night stand,life change(2)

kamina:

你们看见没有图链就知道没有肉喽!继续卡肉的一更!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两辆车分别驶进酒店的底下停车场,停车场的电梯门口围着一群挎着相机,手拿海报的粉丝在门口等待。


“Charles你引开她们,我带Sebastian上去。”Anthony将Sebastian一只胳膊挎在自己的脖子上,将他整个人架起来,Sebastian身上的香气越发浓郁,已经有点神志不清,身体软软地靠在Anthony身上。


“嘿,你们都是在等Sebastian吗?他在酒店大厅,我带你们去要签名。”Charles成功地将粉丝引开之后,Anthony才小心翼翼地架着Sebastian进了电梯,“Sebastian,你还好吗?你把抑制剂放在哪了?”


Sebastian抬起迷迷糊糊的双眼,酒精加上信息素,就像火里添油,他脸色潮红,脸上脖子上全是细密的汗珠,像从水里捞出来,诱人的香气在狭小的电梯里显得更加浓烈,像一杯香味醇厚的玫瑰葡萄酒。


Anthony用掏出手帕掩住鼻孔,心想幸亏没跟Sebastian坐一辆车回来,老天,他太迷人、太香了。


出了电梯,Anthony架着Sebastian,急匆匆地走向房间,他想赶快把Sebastian塞进房间,然后等Charles回来照顾他,他作为一个alpha实在经受不起这样的考验。“房卡呢?”Sebastian靠在门上,Anthony的手在他身上胡乱寻找,突然一股巨大的外力拉住他的衣领,Anthony连连后退几步才勉强站住。


“Chris?”Anthony惊恐地回过头,昏暗的灯光下,他看见Chris那张隐藏在胡须和阴影中的脸,双眼不见往常的蔚蓝只剩下一股难以言说的阴郁。


“哦,Chris,我们在酒吧喝酒,Sebastian突然发情了,我就把他送回来了,你来了太好了,我把他交给你了。”Anthony亲切地拍了拍Chris的肩膀,“好好照顾他,我先回房间了。”


匆忙离去的Anthony在电梯里碰见终于摆脱粉丝的Charles,“嘿,你不用过去了,Seb已经回房间了。”Anthony心想,Chris,这次算你欠我一次。


 


Seb……发情了……


Chris站在静寂昏暗的走廊,他听清了Anthony的话,然而在他的大脑里还无法将主语和谓语连在一起理解,Seb,发情了?


是了,他今天身上诱人的香气就因为他发情期快到了……


可是……


Anthony已经走了,走廊里只剩他和Sebastian两个人,Sebastian背靠着门,站在光线的死角,Chris看不见他的脸,然而他听清了Sebastian低微的喘息,还有那迎面扑来的信息素。


低微的、急促的、似有似无的喘息,勾动着Chris的听觉神经。而空气中强烈的omega信息素就像一瓶被打翻的仙宫佳酿,闻所未闻地醉人,Chris感觉自己马上就要醉倒在这香气里。


是Chris……Sebastian闻到了熟悉的气息,我好难受,Chris在这里,他为什么不过来帮帮我……


Chris勉强保持理智走了过去,终于,他看清Sebastian轮廓优美的脸颊上那动人的红晕,耳朵都红透了,头发被汗水沾湿凌乱地搭在额角,眼睛半睁半阖,纤长的睫毛随着他的喘息而轻微颤抖。


“Seb……”Chris低沉地唤道,眼神深邃得像漩涡星云,无数颗大大小小的星星在里面旋转发光。


“Chris,我好难受……”Sebastian终于忍不住向Chris伸手求援,“帮帮我……”


Chris冲动地伸出手搂住Sebastian的腰,从他兜里掏出房卡,推开门,将Sebastian抱了进去。


“Seb,你把抑制剂放哪了?”Chris眼框发热,然而他还在拼命控制自己,不能在这种情况下对Sebastian出手。


Sebastian倒在床上,视线中只有Chris高大魁梧的身影和那双抱在胸前的结实手臂。他有几次没用抑制剂的发情期就是这样度过的,他躺在床上难受得要死,而他幻想中的Chris就这样站在房间中间,抱着手臂望着他。


“你干嘛不过来抱抱我?”Sebastian带着哭腔抱怨。一个人度过发情期很难受,但他不喜欢一直用抑制剂,吞下抑制剂虽然能让身体得到稍微的纾解,然而却带来难以忍受的精神孤独,他宁可想象着Chris一个人在床上辗转反侧。他是一个omega,有时候他也想任性地遵循本性去去爱一个alpha,而自五年前开始,那个alpha就只能是Chris。


“Sebby?”Chris黯哑的声音里带着惊讶。


他眼中的星星急剧爆发,星尘在眼前膨胀成一片炫目的白光,声音颤抖,“你、你需要我?”。


“过来,抱抱我……”只抱一下就好……Sebastian曾经这样想过无数次,虽然他和Chris只是普通朋友,但有时难免会奢求一个拥抱,真的,一个拥抱就好。


Chris扯脱领带丢在地上,解开衬衫,露出那两块大名鼎鼎的胸肌,他因为太激动而胸膛上下起伏,贴在胸口处的圣克里斯托弗护身符被汗水黏在皮肤上,在夜色中闪过一丝银光。Sebastian痴迷地盯着,有这样的alpha在身边,谁还要抑制剂啊。


空气中的omega信息素已经浓烈得接近饱和,Chris感觉自已已经压抑不住体内爆发的alpha信息素了。Chris慢慢走了过去,坐在Sebastian的身边,用轻柔的声音问,“你想让我抱抱你?”


“抱我……”Sebastian已经没有什么理智,如果不是连日来的高强度工作、倒时差、酒醉加上热潮期让他此时一丝力气都使不出来,他早已一头扎进Chris的怀里。


“那我、”Chris张了张嘴,默默吞下一口口水,“我可以先把你的衣服脱下来吗?”


Sebastian没有说不,Chris托起他的腰,把西装外套从他身上扒了下来,Sebastian的身体又湿又热,汗水把里面的衬衫洇得半湿。


“你身体好热,让我把你的衬衫也脱下来,好吗?”Chris的手臂揽着Sebastian软绵无力的腰,心跳如雷,然而他不想太过放肆吓到Sebastian,他不知道自己今天能够做到哪一步,说不定下一秒Sebastian就会把他推开,然而无论今天他做了什么,他都希望是在Sebastian的许可下进行的,他不想给Sebastian留下不好的感觉。


“嗯……”Sebastian发出一声无意识的呢喃,他难受得快要哭出来了,他的腰枕在Chris强壮的手臂上,真希望那双手臂就这样箍进自己的身体,力气大到让他可以忘我地投入Chris的身体。


Chris的手指摸上Sebastian衬衫上的扣子,他才发现控制不住自己的手在颤抖,不禁在心中自嘲,都三十几岁的人了,而解开心上人的衣服时还像青春期时第一次脱女孩衣服。他一颗接一颗地解开Sebastian衬衫的扣子,尽量控制自己的情绪不要太激动,直到他发现Sebastian藏在衬衫下的秘密——Sebastian居然跟他带了一个一模一样的圆形圣克里斯托弗护身符!


“Sebastian……”Chris听到自己发出惊讶的声音,“你怎么会有这个?”


圣克里斯托弗护身符的样子有很多种,可Sebastian居然跟他带了一个一模一样的,他的护身符是很多年前母亲送给他的圣诞礼物,在波士顿一家手工制品商店购买,市面上很少能见到相同的东西。


“我……”Sebastian恍惚地低下头,才看见自己胸口袒露出来的秘密,那个他一直小心翼翼隐藏的秘密,几年前他曾经无意中见过Chris的护身符,然后就发了疯一样去寻找一模一样的同款,万幸一次偶然的机会让他找到了,从此他就片刻不离地带在身上,他小心翼翼地保护着这个秘密,直到今天被Chris发现。


Chris的护身符垂在Sebastian胸前,两枚一模一样的圆形徽章碰在一起,发出叮的一声脆响,这声音像一股清泉注进Sebastian混沌的大脑,秘密总会有一天暴露在阳光之下,Sebastian反而坦然了,他扬起手轻轻抚摸着Chris英俊的脸庞,胡须扎在他手腕侧细嫩的肌肤上,醉人的眼波在Chris的脸上流动“因为……你也有……”


你就是这样心口带着跟我一模一样的护身符,跟我一起拍完了美国队长二、美国队长三,形影不离地跑宣传期、跑漫展、出席各种活动,然后你还不想让我知道?是这样吗?Sebby?Chris突然感觉他被冲动击倒了,热血涌上大脑,心中的怪兽挣脱猎网,怒气在身体里膨胀,再也无法维持理智!


 



上班摸鱼的脑洞记录XDD,我跟基友姐姐笑点都够低的哈哈哈。

儿砸就是一美啦XDD别被我雷倒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