萌萌她娘

《Pheromone信息素Ⅱ》24 Hours 第十五章 楼诚线

简装书走肾版:

明楼/明诚




24 Hours




第十五章




明楼在诊室和张月印讨论完后续事宜才坐车回去。


跟着他回家的阿诚和明台一路都安安静静的,明楼闭目养神,到家门口把要下车的阿诚叫住,绕到他那边把自己的西服外套脱下来,给他穿好。


“不合身,总比被大姐看见衬衫上的血迹强。”


揽住阿诚腰往里走,“就说不小心淋到雨有点着凉,医生也说你半夜可能会烧起来,待会儿大姐要是骂我,你就装难受往我肩头靠。”


走在后面的明台表情扭曲,皱着脸进家门,看到等得心焦的明镜刚说几句,阿诚虚弱苍白的往明楼怀里倒,只觉得天旋地转有点站不稳。


目送大哥半扶半抱着阿诚回房间,明镜凑过来拍拍呆滞的幼弟,“哎,他们俩是不是吵架了呀,要不要紧?”


“大姐你别担心。”


明台从牙缝里一个字一个字往外蹦,“他俩好着呢!”


房门闭合,阿诚立即站直,明楼的手臂停在空气里几秒钟收回去,双手插进裤袋看着他不说话。


“先生……对不起。”


阿诚眉间浮现折痕,垂着眼睛,仿佛整个人都失去光彩。


明楼转身,踱到沙发前坐下,交叠起长腿。


“以后我再也不想听到对不起这三个字。”


他面容冷峻,语气淡漠,“说说看,你都错在哪儿了?”


“我应该早点离开你……呜!”


信息素山洪一样咆哮着猛砸过去,阿诚腿软得险些跪地,明楼微微眯眼,目光凌厉得像要把人钉死在原地,他冷笑,“你、敢?”


不敢!


奔过去跌坐在明楼面前的矮桌,手指轻轻搭在他大腿,阿诚在宽大的西服里显得削瘦可怜,“明楼,我没办法停止追查YH芯片,就算被停职,被除名,让你生气,我也没办法放弃。”


他眼里蒙蒙落着雨。


“出事那天,我什么都做不到,甚至抱不住孟韦,就让还在发高烧的他躺在地上,而我盯着那扇上锁的门满心害怕,我就是……害怕,害怕得不敢出声,不敢动,毫无用处,懦弱无能。”


明楼探身握住他的手指,语调放软,“阿诚,那时候你才十岁,还是个小孩子。”


“我应该救她。”


他睁大眼睛呓语,“如果我够强就能……”


“阿诚!”


倾身吻他湿润泛红的眼角,明楼近距离凝视那双水光闪动的眼眸,“你很强,你保持冷静,没哭没闹,成功避免引起匪徒的注意力,你救了你自己,也救了你弟弟。”


泪珠滚出眼眶,阿诚用力摇头,手指掐进明楼腿肉。


“我妈……”


他嗓音黯哑破碎,“……不出声,被刺中那么多刀,一直没出声,一直……当时我只知道家里闯进很可怕的人,并不真的清楚她在死去,对不起,我就是不能放弃,再来几次我也会跟着线索追下去。”


勇敢而伟大。


安静的让血流尽。


全心全意保护自己孩子的母亲。


放手,小心把颤抖不止的阿诚抱进怀里,像哄小孩那样亲他的额头,拍他的后背。


“我懂了。”


明楼轻轻摇晃怀里的人,“不想放弃就不放弃,但以后你采取行动之前要告诉我,计划必须有可行性,也必须有后援支持,不能再私自做决定,好不好?”


点头又立刻摇头,阿诚憋着声音流眼泪。


啄他嘴唇,摸他头发,明楼把人搂得更紧一点。


“你这到底是同意还是不同意?”


明楼边问边伸长手臂从矮桌纸抽里拽出几张纸巾,给阿诚擦鼻水。


阿诚透过湿透的睫毛看他,断断续续讲条件,“你以后……也不能……瞒我……”


还真是半点亏也不肯吃。


“我不习惯和别人分享全部信息。”


明楼避开他受伤的肩膀把阿诚扶坐到腿上,“但我答应你会努力去尝试。”迟疑片刻,“工作上我会明确告诉你哪些部分不能说,你不清楚的地方我尽量解释。”


偏头想了想,明楼眼角皱起。


“我们那张流传在网上的照片并不是故意找人拍的。”


他抿着嘴唇轻笑,“有个记者抓拍到你扑上来强吻的瞬间,找到我要了个好价钱,后来接到任务才拿来利用的。”


“你为什么要买照片?”


阿诚和明楼鼻尖对着鼻尖,额头抵着额头。


“我早就告诉过你。”


明楼的呼吸轻轻打在阿诚唇瓣。


“照片拍得很好。”


阿诚立刻扑上去啃咬,明楼担心擦枪走火他再把缝合线崩开,躲着不让亲,两人纠缠拖拽着去洗漱,明楼又费掉更多力气把人按翻在床上强制入睡。


半夜阿诚果然开始全身发烫,却冷得打哆嗦。


明楼把他叫醒,拿温水喂进去退烧药,看他眉头紧锁实在担心,索性开了床头灯看书守夜。


阿诚翻来覆去睡得不安稳,碰到伤处就极细微的哼两声,明楼捧着翻开的书,视线只顾追着阿诚在旁边折腾,看他又要压到伤口,只得把他固定在自己身上趴着睡。


姿势很不舒服,明楼都不记得什么时候睡着的,身上一轻他立刻醒过来。


“阿诚?”


明楼坐起来。


刷拉。


厚重的窗帘被拉开,阳光倾泻而入,水一样漫过房间。


阿诚逆光走来,掀起被子窝回明楼身边打个哈欠。


“再躺五分钟就得起来,吃完早饭你开车送我们上班。”


“你这样还要去公司?”


“我只是被MSS停职又不是被明氏停职,我不在,你连咖啡都没得喝。”


阿诚闭着眼睛沐浴在晨光里,“老板,你看我都带伤上岗了,到底给不给加薪?”


同样闭着眼睛的明楼忍不住轻笑。


“我可没这权利,要不,我给明特助签张空白支票,数字随意填?”


两人挪动着彼此挨得更近些。


新的一天,从赖床的五分钟开始。


 


 


——未完待续——


 




碎碎念,啊啊啊啊啊啊啊啊,这24小时终于写完了,我可以写续章啦,让楼总尽情的抽打诚哥再尽情的嘿嘿嘿(发动车子)



评论

热度(789)